01.JPG

(謝絕轉載,翻拷必究)

  綜合評價:價格略高,口味傳統,個人對菜色的評價是普通偏好。主打歷史和氛圍的餐廳,屬觀光取向,但不會讓人感覺不值,對海明威粉絲和西方文豪狂熱者來說有朝聖價值。

 

  在介紹前要先澄清一下,很多部落客說丁香園是咖啡館,但其實這裡是複合型的餐廳與小酒吧,雖然也有咖啡可喝,不過編制卻與咖啡館完全不同,消費方式也不一樣,只想純粹感受咖啡館氛圍、不在意口味與價格的話,花神、雙叟會是觀光客的最好選擇。

  成立於1847年的丁香園和巴黎隨處可見的開放式咖啡廳、餐館不同,厚重「綠牆」替這裡創造了一個獨立小世界,不論白日或夜晚都充滿風情。

02.JPG IMG_6531.JPG

  丁香園共分成三個部分:餐廳(Restaurant)、小餐館(Brasserie)、鋼琴酒吧(Piano Bar)。消費水準由高到低,進入內部後服務生會先幫你保管大衣,接著詢問你想要進入哪個區域並幫你帶位──如果是來尋找過往名人足跡的朝聖者,那麼就直接告訴侍者你想坐進酒吧內的海明威之椅吧,鑲有名字的金屬鐵牌大多聚集在酒吧區。

03.JPG

  吧檯上那位眼鏡男子所坐的就是海明威光顧此地時的固定位置,不愧是嗜酒如命的海明威,連常用座位都與酒精近在咫尺。

 

  除了海明威之外,費茲傑羅、波特萊爾、貝克特、左拉、塞尚、畢卡索以及其他許多作家、畫家、藝術家都曾在此駐足,連列寧也是丁香園的座上賓──在《丁香園》還不是詩文薈萃的學究基地時,它正如其名,只是個栽植千株丁香的美麗花園舞場──買下此地的老闆用浪漫環境與低廉價格吸引了無數人們流連其中,這個舞場直到1883年才開始提供餐食,展現如今雛形。

10.JPG

  由法國詩人保羅‧福特(Paul Fort)在此地固定舉辦的週二詩會(Réunions de lecture poétique)是讓丁香園名號甚囂塵上的第一個契機;而在1920年代後,大量湧進歐洲的美國文人替丁香園創造了第二次的巔峰期。

  在當時,美國正嚴格的執行禁酒令,聚眾喝酒是犯法的。這對那些視酒精與雄辯為創作生命的作家而言近乎「靈感上的死刑」,於是他們紛紛來到歐洲、進入巴黎:兼具歷史與文藝的古老城市雍容高貴,最重要的是,酒要多少有多少,沒人管你怎麼喝。

06.JPG

  1920-30年代也正是兩次世界大戰中短暫的和平期,巴黎那有點詼諧的咖啡館文化正是在這種壓抑、解放、再壓抑的民族情緒中精釀而成──丁香園提供的便宜暖氣和烈酒成就了海明威,海明威同時也成就了丁香園,而將這兩者托往高處的,或許正是人心惶惶、渴望精神有所依歸的飄搖時勢。

04.JPG

  那些過往化成足以言道的歷史鋪造了熱鬧繁盛的現在,儘管文學家變少、觀光客增多,丁香園依舊保有著一種從容步調,數十年如一日的迎接來自世界各國的旅客與住民,不曾懈怠。

  酒吧區裝潢典雅,氣氛溫馨熱鬧,並能隱約瞧見自然採光、半露天的小餐館區。我第一次來時坐於酒吧深處,二訪則到小餐館區用餐。

07.JPG IMG_6518.JPG

  丁香園的餐墊非常漂亮,是過往名人們曾留下的簽名、留言與塗鴉。各位入座時可以留意一下桌面,在四角處會鑲著刻有名字的銅牌,讓你知道自己曾和哪一位名人同桌──隔了將近百年,在這種情況下巧遇山謬‧貝克特(薩繆爾‧貝克特/Samuel Beckett)讓我有種等到果陀的詫異與欣然──高中時讀過的劇本而今只記得寥寥數語,卻始終不曾遺忘「接著又是黑夜。」的無奈與荒誕。

  不知貝克特在這裡在這裡度過了怎樣的時光?想來不會是海明威那一窮二白、藉著單杯咖啡蹭整日暖氣寫作的窘迫(才華洋溢的貝克特雖然是愛爾蘭人,卻在巴黎教書,應該不缺錢),或許是跟著那群20年代的美國文人豪飲闊論也說不定。

09.JPG 11.JPG

  面對吧檯,左手邊數來第四個位置就鑲著大名鼎鼎的海明威銅牌了,從海明威的位置看過去就是玲瑯滿目的豐盛酒櫃,不難想像為何這是他最喜愛的位置。

12.JPG 13.jpg 

  小餐館區的整體氣氛和酒吧相比則明亮輕快許多,採用玻璃帷幕的牆面與天頂,讓人感覺就像在溫室內用餐。紅金色系的家具擺飾交錯構築出傳統巴黎華貴風情,大量自然採光卻使氛圍相當閒適,不會過於沉悶古板。

IMG_6526.JPG

 

  丁香園提供的菜色在做法、口味和外觀上都屬於相當保守傳統的老派路線,偏家常菜系,以下是午間套餐的內容與簡評。

  前菜:奶油堅果濃湯、燉豆水波蛋

IMG_6510.JPG

IMG_6506.JPG

  關於這道燉豆:菜單上其實只寫了豆子與蛋,一開始我以為蛋是混在裡面煮、最上方是鮮奶油,湯匙戳下去才發現是形狀相當可愛的水波蛋,混入蛋汁的燉豆口感變得較為濃郁,雖不到豐富但絕不平淡。

IMG_6507.JPG

  主餐:法式芥末肉腸佐薯泥、煎魚佐薯塊

IMG_6511.JPG

  肉腸的芥末醬調味不錯,溫潤不嗆,但腸裡的內臟碎對我來說腥味略重,平常少食內臟、喜清淡口味的朋友不建議點這道;加入大量奶油、鮮奶油做成的薯泥則滑順如絲,雖然熱量極高卻相當討喜。

  魚肉嘛雖賣相不佳但口味尚可,用觀光餐廳的標準來看還算不錯,配餐薯塊則普普通通,我認為薯泥更好吃一點。

IMG_6512.JPG

  甜點:米布蕾配焦糖脆棒、百香果橙塔

IMG_6523.JPG IMG_6525.JPG

  我喜歡百香果橙塔,米布蕾配上焦糖醬吃久太膩了。

 

IMG_6533.JPG

  坐在我們附近,單獨用餐的婦人在吃完甜點後要了杯咖啡與清水,就這麼背靠肥枕讀起書來,在日光洋溢的暖室內看來相當自在。

  巴黎很多靠著歷史事蹟成名、如今「吃老本度日」的出名地點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拋棄了當年經營者的理念,淪於媚俗的觀光地。丁香園則並不盡然──自2006年至今都是Prix du livre incorrect 書籍獎的評選地──儘管不復當年盛況,卻仍在文學圈中佔有小小的一席之地,讓人感懷。

 

15.JPG

  在酒吧區,我只點了茶與當日甜點(本人並不偏好白日聚眾飲酒),杏仁酥皮栗子泥(Paris-Brest)是法式傳統點心之一:栗泥內餡混有榛果,酥皮頂端撒上杏仁片與糖粉、盤底佐以少量的焦糖醬...只能說法國的甜點從來沒讓我失望過,這道點心對於台灣人口味來說,通常會覺得太甜,不過丁香園的這款並沒有這種缺點,榛果栗泥非常濃醇、香氣亦足。

16.JPG

  總結而論,這裡的整體氣氛很討人喜歡,不像花神或雙叟那麼喧騰,熱鬧之餘更多了一種從容自在的優雅。

  身為觀光客,沒辦法模仿海明威整日伏案提筆也不要緊,逛完巴黎內隨處可見的古董市集以後,就把從攤位深處挖到的老明信片帶來這裡寫給遠方思念的人吧!

 

La Closerie des Lilas

171 Boulevard du Montparnasse, 75006 Paris

 

  │吃吃暴君│敝人並不是一個通曉萬數食材跟烹飪手法的食評專精者,事實上,我僅僅只是一個對生活挑剔的普通人──因此只有盤中食物好吃無法滿足我。

  我追求的並不僅有美食,而是一場邂逅、離別、戀愛或搏鬥。

 

  │關於作者│我是HANA,定居巴黎,評鑑吃喝玩樂就是我的工作。因此對旅遊、購物乃至生活品質都相當要求。

  台灣具備真正歐洲知識,擁有精細品味的部落客實在太少,我不想看同胞花大錢來歐洲卻只知道吃蝸牛與馬卡龍、狂買Longchamp和Rimowa,對其他好東西卻一點都不了解...於是開設《半上流社會》──如果你想發現更多歐洲內行人的選品、吃住和生活哲學,歡迎你隨時來部落格與粉絲團坐坐。以下是旅遊時會需要的其他精選資訊,祝旅途愉快!

 

 

►FB Page  ►Instagram / 小布爾喬亞生活手記

專頁內有更多即時資訊與優惠分享:D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半上流社會 │ Demi-Monde

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