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jpg

  我有個讀者相當可愛,他很少在FB留言,但每隔一陣子就會寄封信給我,有時候是詢問問題、有時是給我一點閱讀或旅行後的回饋,收他的信對我來說永遠是種享受,但剛剛那封卻不是。

  他告訴我,他買了某個作者的新書,裡面有一篇文章和我Blog的名稱一模一樣,而且通篇來說是負面的,讓他看完以後心情很複雜,並且問我:「既然半上流社會這詞可能有負面意義,那妳為什麼還要使用呢?」

 

  我隨後把他附給我的照片認真看完了,並且在回信之前決定先來發這篇文。

 

  老實說,看完那封信、讀完那本書的章節,要說我還有好心情那是騙人的,於是這篇會有一些註解──我真心討厭這樣做,弄得好像我是個掉書袋一樣──但我更討厭被半桶水潑到、那種渾身不舒服的感覺。

  雖然以前就提過為什麼我會把平台改成這個名字,不過這次我想久違的再來話癆一次,好好的跟大家說為什麼這裡居然會以一個諷刺喜劇為名。

 

  早前說過,「半上流社會」一詞最早出自小仲馬的同名作品《Demi-Monde》*,講述的是周旋於資產家與貴族,冀求華貴生活的人們軼事。

  這個把工業時代發展之下,兩種強權(也就是俗稱的old money和new money)碰撞後激盪出來的各類羅曼史細細描繪的作品很受歡迎,因此是在這之後才成為一個法文字詞,而Demi-monde這說法主要流行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通俗點的體現可以用「享樂主義者」來理解,且其實這是那些傳統仕紳對豪爽高調的新富階級一種略帶貶意的謔稱*

  *註:大家或許不一定聽過《半上流社會》,但一定聽過《茶花女》。半上流社會其實就是小仲馬繼茶花女之後的作品,他在這部裡面將茶花女所處的世界做了更精細的描繪,且半上流社會因為多了更多時代刻劃,於是被視為小仲馬和浪漫主義告別的象徵性作品。

  *註:Demi-monde在當時所指涉的對象,到今天都已經「扶正」而被普遍認為是當代粗略印象中的上流社會了,所以這詞其實放到現代還理解成貶意的話,會有點自婊般的不合時宜。

 

  而當這些享樂主義者憑藉著在萬事萬物上的高消費(豪宅、跑車、名牌包與血統狗)而取代掉那些頑固的老貴族,成為當時的「新貴族與新資產階級」時,這個詞就漸漸的被棄而不用了。

  為什麼呢?因為當這些人把舊貴族扳倒時,理所當然一屁股坐到了原本的位置上,還爽爽的又坐了一百年──當時的new money,其實就是我們現在眼中的old money*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把這裡叫做半上流社會的第一個原因。可以把人類對世俗的慾望與時光輪轉刻劃地如此詼諧幽默,大概也就屬這五個字、三個音節莫屬了。

  *註:時代進程是這樣子的:貴族→資產家(鐵路/報業/銀行等)→能源石油、新創IT新貴,現在那些資產家早已被新創們視為落伍的舊富了,而這些舊富們現在正在重走百年前的老路,我想,「鄙視」大概是人類最原始的基因之一吧。

 

  再來就是,我並不認為拎了幾個愛馬仕、戴幾支百達翡麗,開著布加迪參加高級派對,摟著幾個模特兒出入豪宅就代表是上流社會的人了。常跑趴除了證明自己很愛到處跑以外不能證成其他任何東西。

  人到底上不上流,優雅地說是由知識、品味、氣質這些由心而生的東西孕育出來的,而更殘酷狹隘地講,是由血統與家族界定的,至少在歐洲最核心的地方就是這樣。

  你要是沒有那個血統,沒有那個淵遠的家世,沒有顯赫的、以某幾個特定單詞固定住的姓氏,又不像比爾蓋茲那樣,那麼很抱歉,就算你多自以為菁英,你仍只是個資產或受薪階級(頂多分成有教養版本或沒教養版本),是永遠的「半上流社會」之子,甭想妄圖假裝或以為自己是上流社會的人──這層體悟就是我如此取名的第二個原因。

 

  事實上,半上流社會的現代意義在我眼中比較像是「布爾喬亞以上,貴族未滿」的狀態,我們這些沒有血統、沒有名字的人想要在浮世中為了保有尊嚴的活著與死去,除了掙扎以外別無他法。

  而這樣的大膽爭取與貪婪追求,與「天命」*對抗還毫不畏懼的姿態,我覺得很美。

  *註:我指的正是那些含著藍血湯匙投胎的情況。

 

  因此這絕對不是什麼微光閃爍的地方,也不是放棄後就只能落入永不見天日的底層世界(奇怪,是把平民忘了嗎,還是在阿蒙眼中,布爾喬亞以外的都是底層呢),而行為拜金、穿戴奢靡,懂得跟富豪借車借房裝闊的阿蒙所窩身之處,當然和大家一樣都是半上流社會,只是他這個人本身是有瑕疵的贗品罷了。

  小仲馬的「半上流社會」從古到今都沒有這種膚淺粗鄙的意思,因為那種只會虛張聲勢的偽物,連這詞的一點邊都沾不上。如果一個自認為有文學素養的人會對大文豪之詞做出這種表面詮釋,那或許代表了其本質不過也就阿蒙之流。

 

  ──故事總是要多少有多少*。擁有四個私生子卻還是一直出門獵豔的銀行家、這輩子永遠在派對與宴會中度過的前貴族、仗著家裡是某兒童產業龍頭而到處風花雪月的二代、因為一個派對就砸了千萬歐元的東歐大亨或是我曲折離奇的愛情(咳)......

  *註:我會重新接觸到小仲馬,然後把平台改叫《半上流社會》的契機其實也是因為「故事」,我答應好友邀約寫了一篇無酬、純做公益勸募的同名短篇小說,為了寫那篇短文開始上圖書館查文獻時才開始細細感受到此詞之美、從而更名抒發的。

 

  但講這些對我來說實在沒意思。畢竟那些人的軼事永遠不是我的人生、也不會是你的人生。在這裡聊要怎麼吃到非地雷美食,跟各位分享一些不錯的特價,偶爾像現在一樣讓我說說花莖開枝散葉、粗梗交錯的過程想必已足夠浪漫,至少以此豐滿的是你自己。

 

  這幾年來的華文圈總是給我一種「大盜城」的感覺,無論照片文字抒情感想甚至只是PTT的爆掛,只要沒有在圖片上印滿密密麻麻的水印,在文字前中後塞滿"謝絕轉載,翻拷必究",似乎大家都覺得是可以隨手複製貼上,擷取一兩段來替自己蒼白臉面略抹脂粉的東西,都以為人沒有眼睛不會自己看嗎?

  小仲馬、半上流社會、Demi-Monde這幾個詞維基百科就有,不過此詞是小仲馬自創的資訊,我應該是近幾年來第一個寫出來的華文者。同樣都是會法文的人當然上圖書館也可以查得到,但Demi-Monde這個詞在此之前已經很多年沒人用了,可以這麼靈光一現的把我去年年底提過的東西全都用來當作鋪陳資料,我覺得真的是非常巧合。

  當然,「文化」這種東西是無法被獨佔的,「靈感、概念與發想」也是。可拿了以後沒有好好內化,單抓片面字義就套進身邊人物來大開詮釋的作法我實在欣賞不來,窺牖之餘還闊談抄襲我也是百味雜陳。

  看到自己的一些生活體會與研究時代後的感悟因為這樣而開始被參考,讓這個在台灣早已沒有任何譯本的冷僻單詞又開始流行,我此刻的心情也是很微妙啦,不知道小仲馬會不會覺得自己是最大贏家呢?

 

  P.S. 我其實早前很喜歡這個作者,在這個大家都寫一行文的今天來看是很有力度的,時不時就會去看一下。可是這幾年來很多東西開始不太一樣了,現在每天都在強調自己身邊的人有多精英、多高級、多上流,然後利用各種明示暗示說「嘿真不好意思,我也是個優秀菁英但沒有那麼厲害啦,我也是很努力才爬到今天的哦」......Et alor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ing Ying 的頭像
Hsing Ying

半上流社會 │ Demi-Monde

Hsing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